首页 关于我们 宗教资讯 宗教执法 >宗教案例 联系我们 其他领域 宗教法规
政府处理历史遗留土地权属案
2019-11-02

案情介绍
原告D市某天主堂诉被告D市人民政府、第三人秦某土地行政登记一案。D市某天主堂诉称D市人民政府向第三人秦某颁发土地使用权证的行政行为违法。该土地原为天主教土地,秦某只是负责代管。
2006年11月27日,被告D市人民政府向第三人秦某颁发了证号为“乐政集用(2006)第29-362号土地使用权证”,2013年4月3日向第三人秦某补发了“2-2013-29-2215号集体建设用地使用证”。被告在法定期限内向法院提交了做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依据:1、土地使用权登记审批表、土地登记申请书,以证明第三人依法申请登记及批准予以登记发证的事实。2、地籍调查界址确认表、宗地草图,以证明被告依法进行地籍调查的事实。3、村证明、照片、分书,以此证明权源依据、房屋登记状况。4、父子证明、身份证,以此证明第三人与分书中秦某某系父子关系的事实。5、1995年颁布的《土地登记规则》的相关规定,以证明被告具体行为程序合法、法律依据充分。
原告D市某天主堂诉称,涉案宗地上有建筑物平房两间,建筑面积约60平米。该处房地产土改前一直作为教众活动场所使用,土改时由第三人秦某祖辈秦甲代管。现由于片区教众年龄偏大,平时前往其他教堂活动十分不便,因此原告欲重新整理涉诉宗地上的教堂用于老人活动场所,但经查询得知D市人民政府已将该宗地登记为第三人使用并颁发了集体用地使用权证。
被告D市人民政府称,2006年11月8日,第三人秦某向被告职能部门市国土资源局申请对涉诉土地进行初始登记,并提供了村委会证明、分书等权源依据。国土资源局受理后,即展开地籍调查和权属审核,查明该宗地面积为57.66平米,四至清楚,权源充分。为此被告依据1995年颁布的《土地登记规则》第三、四、六、九、十、十九的相关规定,于2006年11月27日予以核发土地使用权证。
第三人秦某述称,原告只是虹桥镇黎明村片区的天主教堂,成立时间为2008年6月30日,并非统领虹桥全镇的天主教组织,无权对蒲岐片土改时的房产主张权利,其诉讼主体资格不适格。第三人祖辈的土改房产登记上虽有代管字样,但分户清册中并没有登记房屋属天主堂,代管的房产并非原告所有。第三人祖辈在土改时也是分配房产的对象,真正的房产主人如果出现并要求收回房屋,也应属于落实政策事宜。  
 
法院认为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规定,与具体行政行为有法律上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该行为不服的,可以依法提起行政诉讼。原告提供的相关证据,不能证明其机构与民国地籍图上登记的“天主堂”有关联,且土改清册上也未将涉诉宗地上的房产登记给“天主堂”所有。原告与涉诉宗地没有关联,与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没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
 
判决结果
驳回原告D市某天主堂的起诉。
 
案情分析
本案中秦某于2006年11月27日已获得土地使用权证。D市某天主堂批准成立时间为2008年6月30日。天主堂称秦某系代管天主堂财产的事实从时间上看没有法律依据。历史遗留问题的房产,民国地籍图上登记的“天主堂”,无法证明就是本案的原告。因此被驳回起诉。
宗教活动场所历史遗留问题的处理也需要由确凿的证据予以证明,特别是已经登记在他人名下的房产落实政策时候。国务院批转宗教事务局、国家建委等单位《关于落实宗教团体房产政策等问题的报告》(国发〔1980〕188号)将宗教团体房屋的产权全部退给宗教团体,无法退回的应折价付款。本案所涉房屋如果有确凿证据证明是天主教财产,应当由天主教协会要求政府按照上述文件精神落实政策,给与折价补偿。
 
法律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二条规定,与具体行政行为有法律上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该行为不服的,可以依法提起行政诉讼。
《国务院批转宗教事务局、国家建委等单位<关于落实宗教团体房产政策等问题的报告>的通知》(国发〔1980〕188号)
各省、市、自治区人民政府,国务院各部委、各直属机构:
国务院同意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国家基本建设委员会、外交部、财政部、国家城市建设总局《关于落实宗教团体房产政策等问题的报告》,现转发给你们,望认真执行。
落实宗教团体的房产政策,有利于我国天主教、基督教独立自主方针的贯彻,有利于同外国宗教势力的渗透作斗争,也是解决宗教团体自养和宗教职业者经济生活问题的妥善办法。因此,对这项工作,要从政治上着眼,作为特殊问题来处理。

                                           国务院
                                      一九八○年七月十六日 

关于落实宗教团体房产政策等问题的报告
最近期间,一些省、市、自治区党委统战部和宗教事务部门陆续反映,原来依靠教会、寺庙房租收入维持生活的宗教职业者,自文化大革命以来因房租收入停止,有些劳动基地也被接收,生活来源无着,经济政策长期不能落实,一些地区十几年来扣发宗教职业者的生活费也未补发,用于正常的宗教活动经费也难以解决,致使中央关于宗教工作的有关方针、政策不能切实贯彻,政治上产生了不良的影响,同时给国外基督教会和天主教罗马教廷留下了向我进行渗透的缺口。中央〔79〕10号文件虽然规定“凡属宗教团体收取房租的,仍应按文化大革命以前的办法办理”,而一些地方的房管部门认为,1963年中央批转《第七次全国宗教工作会议纪要》中提到:“教会、庙观出租的房屋,应按私人出租房屋改造的规定办理”,因而继续采取1966年9月1日起停发资本家定息的办法,对宗教团体出租房屋的包(定)租费停付,至今未予恢复和补发,文化大革命期间被占用的房屋也不付房租。目前,许多地区宗教团体原有的存款已经或即将用尽,有的存款自文化大革命以来尚未解冻或被其他单位挪用,某些违反政府政策法令的现象一直得不到解决。有关地区宗教事务部门提出,恢复和补发文化大革命以来停付和未付的房屋包(定)租费,解冻或归还宗教团体的存款,已成为当前宗教工作中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现将主要情况和我们的意见报告如下:
(一)解放以来,中央和国家机关对教会、庙观的房产曾经制定了一些基本的政策。1951年3月5日中共中央关于积极推进宗教革新运动的指示曾明确提出“切实帮助教会的各个单位实行自养”,“替他们想些办法(由公家占用的房子给以房租,帮他卖掉一些产业以取得资金,甚至部分减轻其某项捐税等)”。原内务部《关于寺庙房产处理的意见》(地字第7号)也明文规定“现有僧道管理使用的寺庙房产,不论其自住、出租或作生产福利事业之用,经当地政府审查,仍准其维持原状、并负保管与修缮责任”。为了帮助各宗教团体实现自养并维持宗教职业者的生活,人民政府除允许教会、庙观出租房屋外,还免收教堂、庙观等宗教活动场所和宗教职业者自住房屋的房地产税。后来,在我国实行社会主义改造的总形势下,许多城市宗教团体出租的房屋逐渐由当地房地产管理局实行包租(或经租),按月付给宗教团体一定的出租和定租费,以维持宗教职业者的生活和一些教堂、庙观的维修。采取上述政策,对于贯彻中央“有步骤地实现教会摆脱帝国主义影响和经济关系,把教会变为中国人自治、自传、自养的宗教事业”的指示,对于扩大宗教界的反帝爱国统一战线、巩固三自爱国运动的成果、抵制外国教会和罗马教廷的渗透、团结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走社会主义道路,曾经发挥了积极作用,实践证明是完全正确的。 (二)对宗教团体出租房屋的社会主义改造,应服从党对宗教工作的基本方针政策,作为特殊问题处理。1963年中央批转《第七次全国宗教工作会议纪要》所提“教会、庙观出租的房屋,应按私人出租房屋改造的规定办理”,其上下文的整个精神是从解决宗教职业者生活来源和教会经费出发的,并不是断绝其来源。特别是中国天主教、基督教会出租的房屋,原来由外国教会所控制,如果由政府房管部门出面接收这些房产,在我对外关系上可能造成被动。为此,1956年1月13日外交部和国务院宗教事务局根据1954年中央批准外交部党组关于处理美国在华财产的原则联合下达的通知中说:“对外国教会房地产的处理,原则上不由政府出面收回,而是随着宗教界爱国运动的发展,逐渐转移为中国教会所有”。从实际情况看来,外国教会房地产转移的条件早已成熟,应明确为中国教会所有。佛教和道教的庙观及所属房产为社会所有(僧道有使用和出租权),带家庙性质的小尼庵为私人所有,伊斯兰教的清真寺及所属房屋则为信教群众集体所有,其性质也与资本主义所有制不同。如果取消了宗教团体的房租收入,而采用政府拨款解决宗教职业者生活费的办法,容易造成我们没收教会房产和“官办教会”的不良影响,而且严重地妨碍自养方针的坚持贯彻,在政治上和对外关系上极为不利。因此,如何处理宗教团体的房产和存款,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是一项重要的政策。最近中央、国务院批转的中发(80)22号文件中明确指出这个问题要从政治着眼、作为特殊问题处理。
 (三)根据中发〔80〕22号文件精神,为了落实宗教信仰自由政策,落实对宗教界人士的统战政策,坚持天主教的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和基督教自治、自养、自传方针,有利于同外国宗教势力的渗透作斗争,对宗教团体房产等问题应采取以下办法解决。
 1.将宗教团体房屋的产权全部退给宗教团体,无法退的应折价付款。其出租部分是继续采取文化大革命以前由地方房管部门包(经、定)租的形式,或由宗教团体收回自己经营,可因地制宜,由各地有关部门协商决定。包(定)租费仍按文化大革命以前的标准付给,如因房租费降低,房管部门如数支付有困难时,可由当地有关部门协商妥善解决办法或适当增加宗教事务费予以解决。
2.文化大革命以来停付的包(定)租费,应按国家有关规定,实事求是地结算,所收房租,除去维修费、房产税和管理费外,多退少不补。
3.文化大革命期间被占用的教堂、寺庙、道观及其附属房屋,属于对内对外工作需要继续开放者,应退还各教使用,如宗教团体不需收回自用者,由占用单位或个人自占用之日起付给租金,房屋被改建或拆建者,应折价付款。
4.文化大革命期间各宗教团体被冻结上交财政的存款由当地财政部门予以退还,被其他单位挪用者应当偿还。

 

Copyright © 2019-2022 凌云法务 版权所有
辽ICP备18019616号

友情链接: